端午節

 

五月,陽光金黃,麥子更金黃。

空氣媊j漫著,一輩輩傳下來的味道。

街頭,掛滿了五顔六色的香囊,

驅邪的,避蚊的,她們的氣息,和粽子的氣息,

在中國人自己的節日堛畯說C

 

粽子的膚色,帶著一種祖輩的烙印,

一杯貞烈的雄黃酒,在千年之外祭奠。

陽光下,我一再回憶起,那些沉重的過往,

一部『離騷』,一江汩羅水,一個五月初五。

 

靈魂的燃點承載了民族的氣節,

詩歌已超越時空之外,

汩羅江的淚,滲透每一個中國人的血脈。

 

今天,我在一粒粒糯米塈鋮麮M泉,

從一顆顆紅棗的傷口堿搢鴟麍鶞熄侘炕A

我彷彿聽到汩羅江畔,那一聲縱身躍下的巨響。

浸透血液的文字,融入浩浩江水,

在民族的心堿仍擛y淌。

 

今天,天地間瀰漫著,一種神奇的異香,

苦艾、雄黃和楚辭的氣息,

一種神聖隱秘的光芒,喚醒厚重的歲月,

那串徘徊江邊的腳印,像千年的傷疤深刻大地,讓我憂傷。

 

 

           2010.6.11寄自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