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聽到我的呼喚

 

    從朋友家出來,正趕上學校放學。多汁的陽光從密密層層的枝葉間透射下來,地上印滿大大小小的粼粼光斑。我正打開車鎖準備走人時,忽然聽到一聲稚嫩喊叫:-----開門!聲音堭a著一種急切,一種理直氣壯,那個字拉長了尾音,似乎還帶了一點撒嬌和委屈的成分,緊接著就聽到樓上某一個房間媔ルX開門聲和一個女人高聲的回應來了!那聲音喜滋滋的,像一陣和煦的風,透著一種寵溺的香甜。 

    一個男孩手堮陬蛓X本書,邊走邊仰著脖子朝樓上喊。

    那是一個七八歲模樣的小男孩,雪白的體恤、短褲、運動鞋,很 是清爽,我一眼就認出了那是美特斯邦威的牌子,因為我女兒也很喜歡這個牌子,皆緣于周傑倫那句代言美特斯邦威,不走尋常路的廣告詞。

    我看著男孩進了樓道,聽到男孩踢踢踏踏上樓的聲音,然後又聽到了一聲媽,我餓死了!那一聲嬌弱的如同一個餓急的雛燕,含著需要安撫的、淺淺的哀怨。

    我就那麽呆呆地站著,恍惚覺得這一幕曾與我有著密切關聯,一定在哪堨X現過。那麽真切,那麽溫暖,卻又那麽遙遠。

    依稀記得也是五月的陽光中,一個紮著羊角辮的小姑娘,和放了學的小夥伴們一起赤腳在回家的路上追逐嬉戲,陽光給路旁的每一棵綠草都戴上了金色的皇冠,很溫暖的樣子。那些草在微風堸蛣蛜q,歌聲洋溢著童年時代無憂無慮的歡喜。總是剛剛走過獨木橋,小姑娘便亮著嗓子喊叫:---------~” 那兩個字,就像兩只覓食的鳥兒一般飛出巢,歡快地撲向村口那棵高大的皂莢樹。

 

    皂莢樹下,必定有個佝偻著脊背的小腳老太,一邊忙不叠地答應著,一邊顫巍巍地迎上去,小姑娘就那樣一頭拱進外婆的懷抱,一張汗津津的小臉在外婆那早已乾癟的胸口蹭來蹭去,似一條對著主人撒嬌的小花狗,外婆,我餓!而外婆的手堙A總是藏著令她驚喜的東西,一個熟雞蛋、一塊餅乾、有時甚至是一粒硬糖,小姑娘高興地跳著、迫不及待地吃著,任由外婆牽著她的小手,穿過家門前那片綠油油的花生地。外婆的白棉布布衫雪花一樣的白,和她身上的一樣,都是外婆親手縫製的。那種白與綠的交織真的是非常的美,那時候的小姑娘是多麽的驕傲啊,因為全村除了她,別的小夥伴是從來沒有人接送的呀! 能讓外婆牽著手回家,真是天下最最幸福的事情了。

    防盜門的一聲悶響,把我從童年甜蜜的回憶中驚醒。我餓死了。我無聲地重複著小男孩那嬌弱的話音,心堳o清楚地知道,即使喊啞喉嚨,也不會有人回應我的呼喚了。童年時的情景真的就像天空中偶爾揚起的花絮,飛起時,有種迷茫的喜悅,落下時,很快便消失的無聲無息。

    “外婆!我低低地叫了一聲,一股酸澀的悲涼堵在喉間。擡起頭,陽光依然那麽溫暖。可是,誰又能聽到我的呼喚呢?

 

                                               201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