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柔無心

清清   竟擦出一身雪意

水冷割據

内外相挾更具威力

赫然警覺

日子已在立秋

歳季的强佔者

與流動的風景附和

刮到城市的每一個角落

骨子堨褌孎K有幾分打顫了

雪萊說過冬後春暖不逺

我的確相信

太陽那小伙每天都凖時上班

當我舉臂迎光

他却摑我一把料峭

朋友好言相勸怕我執迷

我們的家園何曾下雪

但我總是會有被雪覆蓋的感覺 

 

               選自2004年葉竹雙語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