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之祭

     ■  悼念峇厘島大爆炸的受難者

 

我把成仙者的名字鏤刻在

每塊發皺的心版上

讓目擊的人帶著走

而成為活版

 

911遺傳的十月

紛飛的血肉在風中哀歌

碎亂的腳步來不驚呼

燒焦的軀體已成了一具具黑雕

 

新的世紀哭喪著臉在宣讀祭文

我們已沒有多餘的淚水為你送葬

為何文明已病入膏盲

兇犯不必藏匿

殘忍可以從容暢笑

                  摘自葉竹雙語詩

 

五月的雨       

 

有事要出遠門

適時天清氣爽

妻曰:帶把傘

可以綢繆

五月的天色

 

在這段小路上

大雨小雨

都會釀成水災

果真是

天有多晴

時有陣雨

 

堅持不打傘

即使雨再大

把我打成落湯雞

我生怕再次聽到

傘開時傳來的那一聲淒厲

                  摘自葉竹雙語詩

 

烏雨傘         

 

傘開來便是一陣天昏地暗

能為我們頂住彈淋槍雨嗎

 

有文明的野火在燒烤派對

搶燒辱後仍然手舞足蹈

最後再把我那一層薄薄的黃皮

烤成沙嗲

不辣也香脆的早已握在

持傘人掌中

開闔折拆

任人處治

 

多少血淚從傷口中白白流去

多少哀嚎不再牽動一絲良知

一時的逞快

永世的悲慟

這跨世的遺傳舊創

究竟何時才能復原

唯靜靜的芝堹峈e水

沉悶地吹著泡泡

一路撕裂著

那痛不出聲的

嗚咽

 

烏雨傘

披過

日月無光

歷史

見證了

這一幕幕的灰暗⋯⋯

 

(烏雨傘是五一三的諧音,1998513日,

印尼爆發政治動亂,華人被燒搶殺,死傷無數。)

 

                  摘自葉竹雙語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