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荷之守       

■致詩師柔密歐.鄭先生

 

昔日

時間屬後唐

曾有李商隠這一個名字

以一寸相思一寸灰的荷骨

延伸過來

穿過時間  醖釀

劃過空間  灌溉

把感情提升到佛為情多淚亦多的

千年不萎之

新的荷

傲立,無視於濁濁水流急

        您有隱形的靈莖

血騰,無畏於淒冷驟雨

        您有堅韌的靈枝

更以橢形靈葉   敞開成

現代的李商隠的胸扉

呵護隻隻遊近您的

鴛鴦

 

才回首

忽見您一點足

臨空躍起

如雁字橫飛

把純藍的天空

揮揮灑灑了

一首一首

躊躇滿志的

白雲

讀著讀著

恍恍然我像跌在

時空無所阻的

後唐

 

     (摘自2004年與北雁合著的《雙星集》)

 

2焚寄詩師柳搖村

 

聽說柳絮發動起來

可以搖撼整座山村的經脈

在中爪哇的火山口

流巖,是您憤湧著滾燙的情

每首詩因您的熱能而閃爍

噴出的霧   期期艾艾

是一句一句欲訴且散的淒美意象

猛伸手抓緊您將飛去的衫角

居然回答我兩行含蓄的清淚

徒留予我   盡是失戀柳條

䑛䑛溪面

任人寂寞

 

    (柳搖村是鄭師的另一筆名.此詩刊於新加坡的

    《新月》詩刊第三期,19974月出版)

 

3隱藏的歲月

■悼詩師柔密歐.鄭先生

 

隱藏的歲月

本就深藏不露

寂寥滲透的風雪

在深深的小巷

抖擻在一旁

 

隱藏的歲月

無人敢大聲說話

而您已在鄰國的詩園競走

嘶喊著現代的秦國

坑儒的野蠻

 

隱藏的歲月

您並沒有把自己關起來

且到處散播鉛字的基因

更捧出一甕一甕的椰花酒

阻擋寒流

 

隱藏的歲月

您把自己燃成一滴淚

以凝固的殷紅

點亮隧道  永遠

 

            (摘自《葉竹雙語詩》2004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