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圖

 

 

 

 

        企圖將整個神州吞下

        像鎮守邊關的雄獅

        虎視眈眈的嚴守

        誰來搶奪

        我即將成立的疆土

 

        黃帝戰勝蚩尤的故事

        不過是一則神話

        如果從文字中抽掉歷史元素

        誰會相信

        我們的祖先

        可以呼風喚雨

        讓天地變色

 

        唱罷招魂

        汨羅江上

        還是見不到古往今來

        那個唱完離騷就投江自盡的詩人

        在沉重的徘徊

        而我們依然

        在五月初五的那一天

        做了一個單純的紀念

        (有時候是莫名其妙的)

        然後毫無意義的吃掉不同內餡的粽子

 

        盛唐之後

        騷人墨客的筆跡

        不管成不成形

        只圖一紙風行

        架構和張力

        變得極之脆弱

        

        一片被洗禮後的疆土

        只有燒焦後的味道在空氣中瀰漫

        我站在滿目瘡痍的垣牆敗瓦之中

        竟無法識別

        昔日屋子的輝煌

        是屬於何種體制的建築

 

        再次企圖從陳舊的歷史中抽身而出

        建立我新框的版圖

        學成吉思汗

        把腳印深烙在東歐

        以後的西方文化記載

        就有了黃禍的名字

 

        我的企圖再簡單不過

        不做望鄉的癡想

        我的文字

        才可以飛天遁地

        脫離古老的約束

        只需記起黃河長江二水曾有的灌溉

        另一片的文化土地

        方可繼續延續

        

                           2004.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