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 婚

 

 

 

 

 

  妳今早去找志華嗎?忠瑜架著眼鏡,藉著床邊小桌上的燈,

翻閱著報紙,漫不經心的問。

  是啊,他們已經是老夫老妻了,孩子也長大了,還學人鬧離

婚。淑慧對著鏡子,把白皓皓的面霜往臉上塗,然後又說:我

是勸他不要意氣用事,順便開解他,你可不要想到那裡去嗯?

  我才不怕呢,有誰還會要妳這個人老珠黃的女人?忠瑜笑

著說。

  別那麼神定,要是有那麼一天呀,你可別怪我嗯!淑慧雙

手環抱,作狀生氣,然後又狠狠的說:要是讓我知道是誰破壞志

華和曉珊的幸福,看我怎樣剝他的皮,煎他的骨!

  忠瑜默默不語,心事重重似的。

 

   三個月後的某一個夜。

  忠瑜與淑慧默默坐於客廳內觀看電視節目。

  忠瑜,我有話要對你說!淑慧首先打破寂靜。

  說吧,我也有話要對妳說忠瑜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電視的

螢幕。

  我要離婚!淑慧鼓起勇氣的說。

  嗯?為了志華?忠瑜的語氣淡淡的,出奇的平靜。

  原來你甚麼都知道?

  是曉珊告訴我的。忠瑜的嘴角漾起一絲詭異的微笑。

  啊!淑慧的嘴巴張得很大,眼睛緊盯著忠瑜。

  我就是妳所說的那一個要被妳剝皮煎骨的男人。

   就在這時候,電流突然中斷,整個屋子籠罩在漆黑之中,而

忠瑜也正好在停電之前,來得及看見淑慧目瞪口呆的樣子。

   倆人在黑魆中沒有再說話,也沒有爭執,更沒有哭泣,一切

在黑暗中和平的解決了。

   這一場婚變,到底誰是失敗者?

   此時,無聲勝有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