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 魚

 

 

 

 

 

    菠蘿山渡頭,夜涼如水。

   一中年人坐於堤岸,把手中的魚餌投入海中,然後好整

以暇的閉目養神,等待收穫。

   一少年人提著油燈走過來,就在中年人身旁不遠的地方

席地而坐,把手中的魚餌拋向海的另一端。

   一會兒,中年人的魚桿動了,顯然目標已上釣。中年人

猛力一扯,一條活生生的魚躍出了水面,在空中掙扎,然後

掉入中年人的手裡。中年人小心翼翼的從魚的口中拔出魚釣,

把魚放回海裡去。少年人不解,逐步上前問道:老兄,辛

辛苦苦才釣到的魚,怎麼你又放回海裡去了?甚麼意思嘛?

   我釣魚不為美食,只為享受那種過程和培養耐性。

   耐性?耐性可以吃得飽嗎?少年嘲諷著。

   你懂得甚麼?臭乳未乾的小子!中年人心裡不悅,

頭也不回的反駁著。

   少年人大怒,一腳把中年人的魚桿踢入海內,以洩怒氣。

   中年人怒不可遏,倏然站了起來,揚起了手掌,一個耳光

就往少年人的臉上括下去。

   拍一聲,在漆黑的夜裡,顯得特別的清脆響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