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遊戲

 

 

 

 

 

  你們這對狗男女,姦夫淫婦!

  宋美嬌一腳將房門踢開,怒不可遏的對著床上一對赤裸男女大聲怒罵。她走上前去,給女的就是響亮的一個耳光。

  「拍!」聲音在空間響起。

  在一旁的男人,卻好整以暇的起床,穿上褲子,整理衣衫,對於眼前的事,彷彿置身事外,不關己事。

  楚國邦,你太過份了,偷情也偷到我們的床上來,你當我是死的?宋美嬌指著楚國邦怒罵著。

  這不正是妳所想的嗎?捉姦在床,這回給妳捉到了,滿意了吧?楚國邦冷冷的回應,然後看看手錶。

  你你我要離婚!宋美嬌喊道。

  離就離吧,我們律師樓見。說著拋下一句就離開,留下一個莫名其妙的殘局,等待著宋美嬌去收拾。

                                 

   律師樓之內,楚國邦和宋美嬌坐在好友陶安源的前對。

   倆位,沒甚麼事是解決不了的,我的意見是。陶安源身為當事人的好朋友,在公在私皆有義務開解他們,不想他們離婚。

   廢話少說!楚國邦不想多談,拿起筆,在協議書上簽了字,算是同意離婚了,而宋美嬌也是一樣,一言不發隨後簽上了字,丟下了筆就抽身離去。

  一個很兒戲的簽署離婚協議竟然在五分鐘之內完成。

  這麼容易就賺了五百元,陶安源笑了笑。

  下一位!陶安源按下對講機,吩咐下一位已預約的顧客。

  赤道咖啡室,依然是播放著醉人的音樂。

  宋美嬌約了人,就坐在比較角落的座位,倆人在低聲談著。

  這是妳應得的酬勞。宋美嬌開了一張支票,誌銀一萬,遞給坐在對面的人。那人拿了支票看了看,滿意的笑了笑說:說真的,妳早就應該丟掉他,坦白說,妳丈夫床上的功夫嘛,真的很差勁,如果是我,早就飛掉他了。不過,妳那一巴掌也太大力了吧,打得我滿天星斗。那人把支票放進手提袋內,一邊又埋怨著。

  這樣才逼真,否則那死鬼怎會相信我們?

  好了,我們不見了,拜拜,謝謝妳的支票。那人揚了揚走,頭也不回的離開。宋美嬌拿起了手機,很快撥了一個電話,而對方的電話也很快的通了。

  子瑜,事情已經辦妥了,我已和他簽了離婚協議書,很快他的一半財產就是我了。

  好極了,沒想到我們的計劃竟然如此順利就功。子瑜傳來歡愉的聲音。

  人家很想你嘛,今晚老地方見?

  今晚不行,明晚可以嗎?

  好的,明晚見!

  在翻雲覆雨後,兩人相擁在床上。

  女的,正是被打耳光的淫婦。

  沒想到宋美嬌那麼容易受騙,兩下子就可以騙過她了。

  她太過自信了,等她拿到了財產,我再慢慢的把錢騙過來。男的說。

  不許對她動真情啊,否則,我剪了你,看你還敢不敢風流?

  風流是為了我們的將來嘛,別忘了我們的計劃,要環遊世界,要開一間與眾不同的咖啡屋,還有男的還沒說完,女的用手指輕按著他的嘴唇,深情的說:我相信你,子瑜,我愛你。說著緊擁著男的胸膛,很幸福的依偎著,而男的也緊緊的擁抱著他,只是嘴角邊掛上了詭異的微笑。

  數個月之後,在飛往美國的高空中。

  子瑜,你的計劃太捧了,沒想到竟然那麼順利的成功。國邦語氣高昂,難掩心裡的興奮。

  宋美嬌還以為我是真心的,所以才容易的受騙,充其實,她不過當我是她的性奴嘛,不像你話未說完,把手輕輕的放在國邦的手背上,然後很深情的輕握著。

  哈哈哈!兩人得意的笑起來,聲音有點大。

  坐在前排的一對情侶,皺著眉頭,以不屑的眼光微微往後望。

  他們不喜歡這種笑聲。

  因為很曖昧,而且噁心。

     

                       2005.10.5寄自馬來西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