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詩人   2021.5.16

密斯特拉爾熟諳在圓穹上一起飛翔

                       

下鄉訪校,你曾祝福,一個十來歲的少年詩人,闡明母愛般的砥礪

你親力呵護,不僅是幼蛹,也溫婉執行,一樣女人的聰明

當過中學校長,出任過,智利駐聯合國的特使

透徹見識,可能發生的契機起步時,憑著詩集《柔情》(Ternura

忙碌往來拉丁美洲,加布里埃拉密斯特拉爾熟諳在圓穹上一起飛翔

    Gabriela Mistral1945年諾貝爾文學獎女詩人)

萬花筒的轉折,迅速擴展,玻璃的翅膀,藍蝴蝶從而褪去那風聲

故此自我放逐,文學的矜持觀讀過木棉町畦,也筆錄過鱷魚沼澤

走畢全詩,隔絕的部落;這紙墨,逡巡世上,讓一些輿論冒著淚

何嘗一時傷痛聽述,雨林的驟降,你遂漂流在亞馬遜河

開始魚苗罣礙,日來躡隨蔓越莓,步出生天,經由一條美麗的水道

當值勤在各地的使舘堙A澄澈截取時差,海岸線越長,越見孤寂

深深惦記鄉間小課室,月滿了,你不停地兜攬心事,繞過他方的紐約

多年以來,為家寫詩,為國出使;此後十餘年,一個遺願!就是歸葬

早想在有刺的樹,看過夠藍蝴蝶,你必須說:

 

身份交錯則對聶魯達的揶揄慣了

 

神秘死因,消磨文學史上;傳奇湊合,三個女人,傾訴這永遠的筆名

少年時帶上新詩,你討教遠來的中學女校長,訂一下,畢生的行蹤

廿三歲時初駐緬甸,出任領事,真不容易,卻又匆匆熟練

紛紛把每個微曦,撞破政治神話;早蹉跎,在於分配公義的斷念

許多獻詩,所以留給繼母,因為關愛的來信,滿頁的扶持和引領

確信你會更進,必將備受歌頌,或許已知,並不能了斷

理想你倒攥得緊緊,但是,身份交錯則對聶魯達的揶揄慣了

  (巴勃羅 • 聶魯達 / Pablo Neruda, 1971年諾貝爾文學獎詩人)

無論進退,盤繞詩人及政客之間,你都蹭赴最前沿

總等到你前來,撒選總統;執迷也祗不過,不尋常地當選,共產黨魁

同志們潛伏荒野的墳場,暗夜個抱別,惺惺相惜,你往外流放

迂迴跌宕,難得渴求慰藉;温馨馝馞僅僅是,歌唱家的第三任妻子

異鄉寓意,天籟朗誦《十四行情詩一百首》Cien Sonetos De Amor

你倆都是智利的土孩子!歸心呼應,當再次停靠復活島

親吻那群巨大的石頭,你們自然而然跟著望,世的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