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 澱(組詩)

暮 色

 

老榆樹在黛青色的暮靄裡慢慢矮下身子

枝頭有飄落,樹下有萌芽

一隻山雀從容飛過

石頭坐直身子看好對岸煙火

喧囂了一天的河流把心事藏起

道路兩旁的香樟彼此敬畏惺惺相惜

朔河而下的風,跟著歸家的孩童

擠進尚未掩上的木門取暖

所有的事物換上一種身份樸素歸來

年邁之人在村口等待月光

一兩聲鳥鳴,剪斷了誰的衷腸

請原諒我,沒有來得及說出內心的熱愛

就著方言和行將到來的雨水

把一顆中年之心染上蒼茫底色

 

場 景

 

燕子在高處,起起落落

忙著銜泥築巢,建一個窩

螞蟻在低處,來來往往

忙著搬運糧食,養一個家

而中間,秦嶺深處,琲e源頭

稻田環繞的小村內外,一群宛若父母的人

淌過季節之河,在種子與果實之間

穿針引線,揮汗如雨

他們的腳步通常和燕子一樣匆忙

身影像螞蟻一般彎曲

這些大地上最為真實的事物

在時光低處,從來都不故意隱藏

只有俯下身子才能發現

這場景是如此驚心動魄又不可言說

 

村 莊

 

誰在夜裡誦經,和我一樣未曾心如止水

風吹在從溪澗源頭走來的村道上

沒能帶來預想之中的野花芬芳

田地荒蕪的多了,雲彩也就淡了

小地名走遠了,老院子也沒了念想

黃牛走失,炊煙成為難得的景觀

黃昏的村口也難聽見婦人的悠長呼喚

乳名漸漸枯萎,偶然在夢裡回想

遊子遠方歸來

處處可見的麻將攤,時時可聞的微信音

暗淡了誰的江山風光

憂傷只存在於少數,抉擇理所當然

白髮人虛弱的堅守

能否完成一場靈魂的救贖

 

桃 花

 

一夜之間節令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天空微傾,心思走樣,春天亂了方寸

風叢雪花深處凝聚絕世容顏

在春深似海的詩眼畫龍點睛

此刻,我要用那些溫暖的詞語來修飾

用急行軍的節奏來召喚

然後用眾望所歸的眼神把詩情點燃

讓更多的幸福在緋紅的晶瑩裡慢慢復蘇

邀草木出席,迎紫燕暖場

准許流雲一道把美好分享

最後,記得把自己借給鄰家小妹

燦爛在河之右岸

和鄉親們一起曬陽光,數斜雨

被風吹落,就地重生

 

鄉 親

 

必須閉上眼睛

鄉野的景緻才會完整

必須屏住呼吸

親人的模樣才會清晰

塵世之上,那些瑣碎的日子泛著微光

每一粒都有著發芽的可能

塵世借助山水,還原時光印痕

能夠叫出我乳名的人

無疑需要銘記終生

風之上,喜鵲的鳴叫喊醒了天空

他們用和大地同眠的方式為熱愛證明

關於明天,我要認準方向

讓自己的中年

恰好路過你的榮光

             2017.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