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與憂傷(組詩)

中 年

 

從中年開始,學古人採菊東籬,種豆南山

把每一個平凡的日子過成散淡自然

從來沒有說出內心的熱愛

卻早已和一方山水訂下生死盟約

上須對得起陽光與清風,下要不愧土地和親人

每天讀書,教書

和孩子們一起學永無止境的知識

保持一顆童心,練字,習畫,跑步,歌唱

粗茶淡飯裹腹,素衣布鞋遠行

直面他人與遠方的景緻

保持住恰到好處的讚美與真誠的祝願

不嫉妒也不附攀

牡丹有牡丹的富貴,小草有小草的天堂

內心敏感善良,臉上有固執的天真與笑顏

坐擁青山之餘任清風蕩漾

一道共用美好時光

 

時 光

 

遠離桃李芬芳和粉蝶繞纏

素顏布衣在文字間根植千畝良田

油菜花金黃成霞,五月蒿綠蔭如毯

陽光開滿陌上,村口彌漫呼喚

花書包,老虎鞋,煤油燈,日記本

那些用舊的物事散發出愈發溫暖的光芒

風裡來,雨裡去,喝土酒,說方言

老榆樹下看天氣論年成亦可西家短東家長

生活能自食其力不受人白眼

世俗中有溫情和愛戀,無疑是幸福人間

一把瘦骨,也可撐起斑斕夢想,

父親走了之後,母親一個人在鄉下堅守

他們和春日蔥蘢暮秋白頭的蘆葦一樣

都是無需尋找歸宿的形象

 

疼 痛

 

先是水田打旱,少了栽秧酒的淋漓酣暢

再到小麥失了蹤跡,只剩下玉米堅守在大地之上

風從山外吹來,給了小村另一種可能

遠行人沿著村道,懷抱憧憬從出發

由礦山工地再到各類工廠

日子一天天富足的同時

也生長出留守與空巢這些詞語的心酸

 

鄉情通常都是抽象的形而上

遠不如一場春天的雪花讓人掛肚牽腸

山歌一聲聲撥弦

每一片落葉既是別離也是重逢

乳名日益陌生,改變像月光蔓延

草木青黃轉接,人間冷暖交疊

那些離去的親人可否繼續著塵世的榮光

燦爛與悲歡,荒蕪與懷想

總讓異鄉人翻閱和感歎

塵世浮華,沒有什麼能抵擋誘惑

疼痛總是生命涅槃之時的必備要件

 

鄉 親

 

風吹響鳥鳴,攜白雲在藍天旅行

草木漸次葳蕤,牛羊歸去來兮

塵世之上,大地安詳

鄉親們在秦嶺深處的小村莊

用汗水和土地換來富足時光

當陽光從山脊俯瞰人間

炊煙帶來遊子的思念

父輩們用一生肝膽正氣滋養草木山川

他們最後倒在農事深處和大地同眠

琲e拐彎處,泥沙歲月般沉澱

河洲之上,奔跑嘻笑著的

又是一群錚錚鐵骨的鄉野兒郎

 

塵 世

 

枝頭綻放,燦爛總是短暫

快樂與美好無疑都易於消散

關於離去,一個生命與一朵花,一陣風

沒有什麼兩樣

他們都是時間樸素的存在

不同的是能否有見微知著的發現

可以平靜於一朵桃花的呼喊

輕如灰燼忽略不計

也可以如一段暴風雨

千鈞不可阻擋

作為鄉下事物,記得不遠離汗水與泥土

讓根紮得厚重而深遠

離去時把一種稱謂留在人間

符合所有的秉性與思念

 

心 病

 

鄉下孩子不會農活,不識韭菜與麥苗

他們與時俱進的玩微信打怪獸

聽任父輩們努力讓油菜花作為景觀呈現

沒有人聯想到與種子最近的鄉野

糧食需要用勞動與汗水來證明尊嚴

節氣與時令已和農事無關

天旱雨澇之時年輕人心如止水

堅守之人通常步履蹣跚

他們在土地之上栽種墓碑與回憶

熱愛著憂傷抑或憂傷著熱愛

幸福總是讓人淚流滿面

當人比房屋少,草比莊稼高時

我的心病無疑比鄉村更加危險

一叢草,一束花,一個背影

便讓我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土地為我們保留了最後的家園

我們自書墓誌銘,獨坐,流淚,療傷

            201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