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山那水那人(組詩)

遠 山

 

在琲e源頭,彼此相依相偎
用石頭收藏心事,借雲彩放牧夢想
養育著草木,也養育村落
萬物不言,心有靈犀
聽任時光彈指間改了山河
多少美好來不及歌
,多少心願來不及訴說
在堅持中改變,在改變中涅槃
一道在彼此的軀體上
開出鮮花,寫下傳奇

日子一天天老去
遠山恪守諾言把回憶交還給大地
此刻,做一個安靜的人
任思緒翻過山崗,目光看穿流年
用陽光中的鹽,汗水裡的鹹
把那些熟悉的場景和光陰收割
讓它們在目光裡馥
,芬芳
讓勞作在傳承與實踐中獲得榮光
然後,聽秋風勁吹
聚力蹣跚的身影和長勢優良的作物
和草木一道,為真實可感的疼痛和幸福
加冕,慶典

溪 澗

 

從秦嶺深處走來,和大把的光陰一樣
不甘心於面朝黃土背朝天
放下小家碧玉的身段,放下小富即安的懷想
在大地上走得一波三回頭
夢想在高處,身體卻不得不朝低處去,永難向上
抑不住思鄉情愫之時,就抱緊他鄉的雲
一起痛痛快快的哭上一場

習慣於從大山深處開始, 踏踏實實張揚著愛與善
與兩岸的草木彼此熱愛,直到骨頭發燙
期間鳥鳴自然,溪水無恙
清晨時分,有薄霧籠罩著河岸
風聲一聲比一聲清翠
河岸上的稻田裡,鄉親們將自己反
摔打
犬牙交錯的河床,攤開一個個心事
期間的流水,是撫慰,也有微瀾
準備了一個中年的話語未能擇機表達
一任溪澗南行,牽引出好大一片逶迤懷想

鄉 親

 

在鄉下,一個鄉親,就是一個名字
一個名字,就是一個稱謂
一群稱謂,就是一個村莊
他們有草木的質感,鳥獸的和聲
個身影帶領著一群,一群人帶著所有人
大地上行走,擦身而過的
往往需要深情的回眸
關於遠方,故鄉永遠是提燈的人 
一輩子,他們都是在和貧窮與疼痛較勁
有的在故園,用雙手改變著山河容顏
有的在遠方為留守與空巢栽植希望
那些敢於和過去訣別的青年
那些白髮矍鑠坦然於夕陽下奔走的鄉賢
從文化村
老龍村再到奠安村
一樣的碧水藍天,一樣的民風浩瀚
放眼皆是綻放的歡顏
汗水浸透的土地盛產鮮花和糧食
陽光之下,那些塵世大愛共同的願景
無疑已獲得全部的目光與尊嚴

 

                    2017.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