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士歎水逝,行子悲風寒

戊戌變法120年祭

 

    西元1898年(清光緒24年)921日,慈禧太后發動宮廷政變,光緒皇帝被囚禁瀛臺。主張變法的領袖人物康有為、梁啟超流亡海外。928日,維新派的骨幹人物譚嗣同、劉光第、康廣仁、楊深秀、楊銳、林旭等「六君子」 在北京宣武門外的菜市口刑場遇難。自611日開始的、為時103天的「百日維新」,在一場血雨腥風中以失敗告終……

 

 

半夢半醒,世間所有的路

紛紛開始倒退

殘陽被用來粉飾太平

流淌的熱血染透了

夜行者那高傲的紅頂

我的眼睛

也因此而不由自主地流出黑夜

 

夢回大清,菜市口流下的

那滴滾燙的淚

被凍結在當年刑場的深處

至今仍然沒有解凍

冰凍的淚珠上

銘刻著一縷哀怨的記憶

 

再來菜市口,又是戊戌

浮躁的世風

我雙手烤著生命之火取暖

 

被囚禁的皇上淚灑瀛

出逃的康梁

落花飛盡剩殘紅

斷頭臺上的六君子

欲殺賊而未回天,終成國恨

 

一百二十年,年年西風秋月

那一顆懸浮於夜空的心

依舊承受著不堪忍受的重荷

常常在自己的城市堸g路

最深的心事往往被細雨淋濕

一角紅樓千片瓦

一切都在破碎

一切已經煙消雲散,無法還原

 

中國太難改變了,魯迅有言:

就是挪動一張椅子也要流血

 

我們在尋找屬於自己的句子

先驅者那一腔顱血

已經鮮豔了

華夏大地一面面飄揚的紅旗

告別了昨天的自己

生命的永恆比美酒更令人銷魂

 

生活在人間卻如龍騰淵

棲息於地獄

卻總是夢想著天國

幻覺中的「大同之世」

乃一幅大美之藍圖

取日新以圖自強

非更新不足以救國

人天緣已矣,輪劫轉空虛

 

一百二十年,年年上下求索

一鉤淒清的月

漂泊在夜的深淵

留不住的是當年的風土草木

揮不去的

是烈士英年的歲月印痕

燕子飛去。葉落花枯。殘茶已冷。

 

世道輪,又見戊戌

已經沒有了

當年的辮子和城堡

站起來的中國人

改革開放的路上一往無前

夜的跑道已盡,交替著

黎明前的黑暗與曉白

所謂的真理

正在被解構成碎片

黑色的花瓣

盛開著妖豔迷人的誘惑

 

在一個崇尚肉體的時代

靈魂被冰冷的世界凍僵

 

一座山有多高?

一滴水有多深?

一列列大數據

從對面向你走來

時代越發逼近老邁的圓熟

 

志士歎水逝,行子悲風寒

家國兩愁絕,人天一粲然

先驅者殺出了一條血路

我們依舊任重而道遠

華燈一夕夢

明月百年心

路漫漫其修遠兮

中國,依舊在風雨中艱難跋涉……

 

2018.9.29 晚於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