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事鄉思·鄉愁

在《穿越詩空》中感受詩人王耀東的鄉土詩情

 

 

    王耀東詩文集《穿越詩空》最近由華夏藝苑出版社出版發行。這本由美國風笛網總編榮惠倫先生主編的鴻篇巨著,精選了詩人各類題材優秀詩作兩百多首(組),同時還收集了王耀東自己的詩論文章十八篇,海內外有關評論文章四十多篇。全書770多個頁碼,洋洋灑灑六十多萬言。其氣勢之恢宏,大氣之磅礡,實為近年詩壇不可多得的一部佳作。

 

捧讀這部厚重、印製精美的詩文集,只覺得沉甸甸的,份量很重。它是耀東詩兄六十年來習詩成果的集中展示,也是他一生心血的結晶。六十年來,從軍旅生涯到文化工作者,他始終與詩為伴,不離不棄。創作、發表的詩作達五千首之多。在激蕩的風雲變幻中,歷經人生的苦辣酸甜。在挫折中堅忍不拔,在苦難中昂首奮起。風起潮湧中,他不忘初心,目標始終如一。面對一個燈紅酒綠的世界,他堅持以普通的血肉之軀生活,以高遠的精神追求寫詩。冷眼靜觀,沉思歷史。在對生活的逼視、詰問和省思中感受一個豐富多彩的人生。

 

《穿越詩空》這部詩文集,既有詩人相當數量的精彩詩作,也有展示詩人詩觀的論述與評論,還有海內外多位著名專家、學者對耀東詩作、特別是他的鄉土詩的精彩評論。書中涉及的內容是多方面的,筆者讀後受益頗多。這媔就他熱門的鄉土詩,談一點自己的感受。

 

對於詩人王耀東來說,那穿越靈魂深處的鄉土情結是與生俱來的,是根深蒂固的。鄉土之戀、鄉土詩情,是他這本厚重詩文集的最大特色。

 

耀東的鄉土詩是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火起來的。他的《鄉事》,他的《陶罐·母親》《父親的根》《灶膛的故事》…… 都曾風靡一時,在海內外引起廣泛的關注。《詩刊》及人民文學出版社都曾經為此而專門開過研討會。一些詩評家認為,他運用現代性融合系統,用新現代觀念,把鄉土之根植入詩的本質,從而別開生面,創造出屬於他自己的現代新鄉土詩學。海外一些評論家對他的新鄉土詩也同樣給予很高的評價,認為他的鄉土詩就是中國文化和風土人情的展現,他就是中國的弗羅斯特。

  

大家知道,所謂鄉土詩,是傳統上的鄉土文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它源自大地、泥土、山野、小溪、牧場、農民,其情感的真摯在於隨物賦性,將真摯的情感融滙於所要寫的事物堶情C其特色是用老百姓喜聞樂見的方式和語言,去抒發老百姓的真情實感。

 

    然而,隨著時代的發展,都市化、現代化的進程,人們的生存環境和生活環境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傳統意義上的鄉土詩已經不能反映今天的社會現實,不能表達人們複雜的、多側面的精神需求了。

    於是,便有了現代詩中的鄉土新樂園。眾多的新鄉土詩亦因此而應運而生,脫穎而出。

    習詩多年的王耀東敏銳地注意到鄉土詩面臨的現代化問題。他認為,這個問題迫在眉睫。時代在發展,鄉土詩也必須與時俱進。表現手法必須不斷地更新,自覺跟世界先進文化對接。

他說,新鄉土不僅僅是一個叫法上的不同,更重要的是新鄉土詩要有它新的詩意的深層結構。新鄉土詩一定要寫出俗中的不俗,凡中的不凡,司空見慣中的神奇。思那已去的,盼那將至的,抓住新發現,發現新珍寶。唱我自己的歌,走我自己的路。(據綠色中國網總編顯勇的訪談錄)

 

    儘管離開那個貧困鄉村已經六十年,儘管在現代化的城市已經生活多年,然而,耀東總是忘不了哺育他成長的村莊,忘不了一直生活在農村的父母、兄弟、姐妹及更多的父老鄉親。在他的身上,始終有一種穿越靈魂深處的鄉土情結。

    請看他的《父親的根》:

石榴花是一朵朵飛不走的蝴蝶

才是扁豆藤爬滿架的五月

慣於在田頭操勞的父親

他那一顆疲憊的心啊

天天栓在一棵顆莊稼上……

 

……就是這樣一個愛土如命的父親

在臨死的時候竟然把子女叫來

要我們去拔一顆莊稼放在他的手

他說這是他的根

 

    這種沉重而又苦澀的根意識的呈現,是鄉土詩人內心特有的一種「妙悟」。正如評論家張正瑜所言,這是一首頗具中國古風味道的「田家詩」。它在體裁、題材、思想感情、形式格式、修辭手段等方面都顯露了民間文學的影響,其濃烈的鄉土氣息,反映了詩人對文化之根的尋覓和對故鄉的親切思念。

    毫無疑問,鄉村與莊稼是鄉土詩人詩意的寶庫。這種根意識記錄了一代又一代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存狀態。

然而,到了廿世紀八十年代以後,人們的生活方式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批又一批的農民背井離鄉,來到城市打工。農民成了工人,村民成了市民。對許多來自鄉下的「城市人」來說,鄉村既是他們的「逃離」之地,也是他們的「皈依」之地。正是這種「逃離」與「皈依」的宿命般的糾纏,造就了一批又一批的鄉土詩人。王耀東就是這眾多鄉土詩人中一個出色的代表。

 

    源於鄉村生活的新鄉土詩人,又為今天的現代生活所觀照。詩人不再是站在單一鄉土的視角來觀察和體會生活,也不僅僅是單純反映風土和民俗,而是從鄉村走向城市又從城市回望鄉村,是一個現代人的生命直覺和理性思考相融會的表達方式。因此,他們的新鄉土詩更具有全新的藝術特徵。

王耀東的成功,正是由於他純樸執著的鄉土本色。從童年到少年、青年,近廿年的鄉村生活已使他無法失去那水乳交融般的鄉土情結。他的心與大地的血脈是相聯通的,他的鄉土詩的創作是別具一格的。他對鄉土的感受和時代的變遷有機結合,既發揮傳統,又融合新機,鄉土詩到他這堳K有了更為強健的生命力。他的詩歌所以能被眾多評論家關注,就是因為他的與眾不同,就是因為他所獨有的、獨特的樣式和藝術風格。

 

    作為新世紀的一位「麥田守望者」,王耀東是傑出的。在多年的辛勤努力下,他最終成為一個「享譽華夏的鄉土詩人」。

    我們再看看他寫於1990728日的《鄉事》:

紛遝如雲的事

沿著血緣的脈管

流注,或激湍奔突

或纏綿如雨

明月依然是

那副樣子,姍姍地

總是來遲……

 

    廿八年前,這首廿一行的短詩一發表, 就在海內外的詩壇上引起了廣泛的注意、熱議和激烈的爭論。人民大學中文系專門為他召開了研討會,百花文藝出版社特意為他出版了《王耀東與鄉土詩》詩歌評論專集,近百位詩人、文藝理論家和文學家都對他的作品發表了自己的真知灼見。

    一時間,王耀東名聲大震。不僅在境內詩壇成為人們關注的一個熱點,而且還吸引了世界目光的關注。海外幾十家知名報刊,紛紛發表了他的作品。據報導,二千年十一月, 美國洛杉磯世界華人第四屆代表大會期間,有一大批作家、詩人去了瑞典領事館,為的是為他去討諾貝爾文學獎。

廿多年過去了。提起當年的那一段往事,王耀東一笑置之:「最重要的是作品要好,要對得起讀者。至於其他,一切都是過眼雲煙!」

 

    童年、青春,真誠、熱烈。故鄉依然遙遠,童年依然清晰。在那片聖潔、純情的土地上,詩人不斷的遊離於心之內外,不斷尋找著遙遠的夢想。王耀東在他的多首鄉土詩中,集大智大美於一身,堪稱鄉土詩的翹楚和典範。

    把深奧的美學,滲透到栩栩如生的生活形象之中。大氣,厚重。沉鬱、深刻。王耀東的新鄉土詩,是一種精神的回歸,更是一種「詩意的棲居」。詩人在立足於大地的行吟中獲得心境的空靈,在自己內心的不斷抒寫中感受童年的天真與快樂。他那穿越靈魂深處的鄉土之戀,在時代的孤寂中益發顯露出大家的氣象和境界。詩人在清風流雲的詩歌行文中,獲得的是一顆安定而又趨於昇騰的詩心。

    鄉事、鄉思、鄉愁,鄉音、鄉戀、鄉情。願淳樸的鄉土之芳香,永遠在詩人的詩韻中徜徉。

    陶罐在向歷史的深處墜落,踩在時間上的腳印依舊清晰。家鄉的苦苦菜,仍然在耀東兄建構的現代詩的神話中搖曳。那一粒粒普通的種子,在詩人的點化中,已經變成了藝術的神奇。

    永遠的鄉土,不朽的詩魂!

 

                     2018315——21日,於南京雨花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