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風笛詩社紀念輯     荷野 組稿

新大陸詩雙月刊20014月第63

http://www.newworldpoetry.com/Poemfile/63/FengDi63Qi.html

 

 

●一九七五年前的南越華文詩壇,深受台灣現代詩的影響,自六0年代始青年詩人結社蔚成風氣,當時作品的質量實不下於其他東南亞國家的華文詩壇。但戰亂之余,幾散失殆盡,本刊創刊時即曾有意搜集整理,惜成果不彰。今得本刊同仁,也是原風笛詩社同仁荷野提供資料組成此輯。雖然,風笛僅是當時許多詩社之一,其成員們都是二十出頭的年青人,而詩社自一九七三年二月創辦至一九七五年四月因烽火結束,短短兩年間的作品難以代表一九七五年前南越華文詩壇的成果,然其歷史價值仍在,也是本刊冀望能藉此引起各地原越華詩友重整越華詩史的一個開始!

 

 

徐卓英:慶典情人世界紅頂小屋

  弦:自寫像給愛兒維詩

林松風:蘆葦詩抄之拾壹

 夜:夜讀故鄉秀娟的信一條陳舊的乳罩

 兮:就把臂彎交給伊

李志成:心事

西  牧:提趣無聊之外導演笛郎一個二月的晚上

 夢:魚的心事

 野:幻,你乃起點

 斯:春茗寫給妻讀的詩

鄭華海:西貢五行

 沫:橫斷面

黎啟鏗:逍遙的去處

 水:黑痣

 軍:婚期

 夢:後窗

 羚:從畫中走過

附錄一:風笛年表(荷野)

附錄二:笛聲(秋夢) 

 

 

 

 

徐卓英的詩
慶 典  誕辰有感並給思思
 
乾杯。痛飲我們第幾盞熱淚
   母親把鄙棄拍賣我
   病與你是孿生體
世界呢 盛宴上的魚肉
  普渡無岸
  地獄有門
  並且有一扇開向
  上帝的廳道
遠方。遠方戰爭頻頻回響
 
乾杯。麵包不是唯一的哲學
   有些支票簽在水上
   有些支票簽在雲上
活著。並且熱熱烈烈地活著
持青春的入境證
通過靈通過慾
我們進入天堂
         天使們
         未必會
         快樂的
 
乾杯。讓我們愛得燦爛
   如海灘上的太陽
乾杯。慶典著生命的豐盛
陽光下
世界必然美好的
 
情人世界
 
讓我吃掉情天
你仰望
便瞻我
成雲
 
讓你自焚戀火
灰燼處
當顯我
真容
 
紅頂小屋 遙寄白髮公主
 
當我涉足而過
許多的思念
水泉處
便有豎琴升起
思思 你的散髮
   很寓言的燭光
 
若你是夢寐
當寄住我心靈
童話中紅頂的小屋
且以月鐮收割
  我的一尺相思
思思 你懸窗的
垂簾
 
古弦的詩
自寫像
 
他是悲劇與淒美的構成
是不被瞭解的憂鬱的也是悲憤的鳥
他也是一隻孤獨的狼
   一顆被放逐的星
Chung than bat man (終生不滿)
然而他有時也這麽的想:
海上的月的確很美
美得令人不得不去遐思喲
他會想到在哪兒靜靜的躺著
聽潮退去
而後靜靜的夢

          一九七二年十二月於越南頭頓
 
給愛兒維詩
第一首
 
小推車寂寞的蹲在角落
等你
 
四壁靜默
門一開啓
便被迎擊以蕭條
 
維詩
六晝夜的小別
暗紅的燈下
床是冰冷的
那對疲倦的瞳仁
一臥下來
便被淚水浸濕
 
而夢中總有一隻柔嫩的小手
緊緊抓住我被火灼痛過的頭髮
 
第二首
 
撕破層層的夜
來臨
你初脫離母體時緊閉著的右眼
遮蔽了一半的天空
 
維詩
陣陣切齒的絞痛
四晝夜焦慮的盼望
與逼出你啼聲的那重重一拍
迸裂出一種激動的飛翔
 
維詩
知道嗎?
故事就在那時刻進入高潮
 
一九七四年三月於越南頭頓 
         
林松風的詩
蘆葦詩抄之拾壹  
寫給愛妻芳芳
 
據說你是一顆南來早春
播下的籽子 而
綻放于月光的季節
秀髮似柔柳
你的膧眸邀來
一池清澈的輝明
 
以後 許多月月與月疊影裏
你曾把如鈴的笑篩於
公園草坪花圃
我竟是牧月的牧神
且來自葦衣錦繡的湄水畔
 
某一個秋天從水中驟然醞釀
之塵囂蘇醒
海飛濤
午寐的酣夢 烙紅
山腳初熟的楓葉
 
芳芳 今夕
踏冰涼青石階
攜手至山頂訪月
雖說姮娥后羿已年代湮遠
我依然爲你而醉
     而舞劍
 
夕夜的詩
夜讀故鄉秀娟的信
 
夜是一尊大理石
 
你是案前的燈
 
滿室
是故鄉
 
一條陳舊的乳罩
 
舊衣櫃撿起
一條陳舊的乳罩喲
如同妝前擺著一個病瘦的秋天
婦人才惶惑喚著征人的名字
 
(呼喚便是石階上的苔痕)
一條陳舊的乳罩成爲一縷閉垂的幽簾
一隻古典的愛情 一座上升的墳墓
 
藍兮的詩
就把臂彎交給伊
 
秋。夜們竟然蔑視
我泡水後瘦鞋的咳嗽
 
之後
就把臂彎交給伊
之後把筋絡繃成蛇
並且縱容針管超度
風雨超度我體內的
偶然觸及那朵盈盈
我的顔面竟驟然
蒼白一如伊的服色
所以陽光便常斷臂
當三五隻松鼠四下流竄
疼痛也是一種哲學
 
憤怒的血就怕找不到渡口
說秋天以後是冬天是春天
是有所謂或無所謂的爭辯
我的睫遂放牧
濃濃屬夜的流盼
十日九風雨的風雨朝朝
讓我回首
放一雙瘦鞋划去
酒肆
 
李志成的詩

  ◆◆  ◆秋夢&冬夢

 

臨窗 

推開一排秋色

瞥見

一群雁子

天涯

 

掬出

昨日雲裡來的

一把熟稔的口信

無非

打個招呼

便想起

晨間

風裡偶然的

回首

 

( 昨夜

牆上的月

是怎樣

的顏色 )

 

遂穿衣

走向南來的水聲

蹲了

整個下午

垂釣

唯一等待的瘦臉

 

日落歸來

路邊

斜街的涼茶檔

菊花茶

千山萬水

的喚你

的名字

 

◆◆菊花茶乃笛郎們宴敘之飲品

 
西牧的詩
提 趣
 
海天是一色的藍兮
而伊是水手臂彎深處的一尾
突飛而出的
 
以後你的名字
要從水聲讀起
 
而我們的水上浮萍
卻在諸仙閣裏
當了監督
 
這且不提
最壞的是笛老么
左邊懷人
右邊鬧著案子
好一副劉伯溫
 
盛怒之下
他在針灸之前立下誓言
以後桃花的那扇門子事
 
無聊之外
 
有時一首十三行的絕句
比《念奴嬌》更過癮
 
閒來無事
總聞笛郎高歌
 
笛樓在阮智芳街
笛人在樓頭的窗外遊行
(一個午後的奔騰)
 
滾滾的水在廚歎起大漠孤煙
菊花躲在屜櫃裏安排節目
餅乾擺在檯上排起隊來
美人則放大在書架上
人卻住在別人的家裏
 
我則把自己
深鎖在庭
每天每天
把新置的水族箱內的一些舊水
  抽出來 換進去
      換進去
         又抽出來
 
如此公式的生活
算不算是另一種哲學
        詩人的哲學
 
一陣鐘聲傳過來
四點。以後你會想些什麽呢
 
一架過境的Pam Am
超音速地
 
導演笛郎一個二月的晚上
 
碾過星圖
夢便摔落在另一半夜的舞臺上
喧囂起來
 
所謂黑暗
(可怕的引火之物)
確曾誘使笛人們喜悅過好一陣子
 
(美麗的春天開始畫圓)
據說
他們的手上
普遍都握有一把別人的鎖匙
  任意地去打開
  如同野百合
 
更似那個隨便飲牛奶的人
他很白 他是唯一分配不到陽光下
的一粒
 
常企圖
把吃盡過昨夜的身子
  以拭擦過的小心
  窺探顔料背後的一朵芙蓉
 
而我已困倦 在
右邊人的右邊右邊的
 
想著
想著
 
一口答應了下次的約會
必定
 
要來
 
秋夢的詩
魚的心事 YY手劄之三
 
無月的海我獨自泅泳
水藻無火
珊瑚無燈
 
多情的浮萍絆住我
今夜你不會再來
 
隔著天空只能對你說聲
Farewell
 
荷野的詩
妳乃起點
 
而緩遲的呼息依然
我欲以一幻夢兆
Kiss
Kiss妳的雲鬢
   妳的星眸
kiss很輕 很浪漫
 
妳知不?
那黃昏無聊一如瓦楞
葉葉守望著雲哪
空間的溫度遂暖及唇之端
唇之端如龍捲
妳 乃一起點
 
藍斯的詩
春 茗
 
當且一齊坐止而舉起的
我回去後仍然
袖仍酩酊
所以捨不得去理髮了
于鬍也懶得青青
只因爲一種意味
陶淵明老早就南山
採菊的卻是
低低月色落入
一池春水
而泛舟並非來自水鄉
我登岸的地方
所有的客人都去問笛
千里那麽之遙
 
寫給妻讀的詩
 
衣青青那漢子踏過天空也青青的一路
信什麽也無說
我們並不遙遠而等待遙遠
妳並不美麗而美麗的母心
雲在不在遠方
雨已那麽的霏
妳說:小意很胖很胖了
別讓相思寄給別離
如果橋築在距離的兩岸
如果蝶停在髮上妳的
燈下我讀一本妳臉頰寫的書
書不在戰地
 
鄭華海的詩
西貢五行
 
清晨是一塊麵包
  剖開的麵包
是一張 油漬未乾的早報
 
唯一的消息 乃係
死亡
 
泡沫的詩
橫斷面
 
日子是排長木柵
伊說的。七月頗長
約會最好。幾時 周末
念念弦的詩更好
 
黎啟鏗的詩
逍遙的去處給愛妻雪清
 
撚亮 把燈撚亮
翡翠的流蘇梳你的雲髮
星光多典麗 今夜
妳的睫簾多典麗
低垂如蔭蔭的楊柳
妳的眸采是個翡翠的湖
柔緣千里 浴我的靈魂
遂有心澗纖纖的流泉
潺潺入妳的恬靜
 
今夕何夕 星子們都來
汲飲我眉梢濃郁的繾綣
月光紅紅的臉兒躲進了雲際
偷窺妳的沁涼融解我的熾熱
妳的溫柔偎在我的懷抱 妳的手
忘憂地蜷睡我的掌心 妳的髮絲
輕輕撩掀我欲睡的惺眼 我複何憾
我複何求 如果三更驚起災劫
我複何懼 我複何憂 握妳的手
永恒垂一道雲梯
星河盡我們遨遊
黃泉 碧落 人間 地獄
何其逍遙的去處
我們攜手
 
心水的詩
黑 痣給我的女神
 
傾城的笑姿
展露眉尖跳躍著的黑痣
舉起衆多烽煙
妳的諸侯馳騁
一如急急赴火的蛾
 
我不死 年年飛繞裙外
無從進入那道城
城無兵甲
我無戰馬
牆自影成 我自
       跪拜
妳舞裙成劍
剌殺十方善信的虔誠
 
黑痣的冷傳自妳的眉
   冷傳自妳的耳
   冷傳自妳的肩
    傳自妳的腿
可以冷化嗜血的國君
爲一城的陷落落一城的淚
而我心的熱度竟升起
在妳有無間的笑意裏

 

           一九七五年元月十日

 
異軍的詩
婚 期
 
之後你滿頰萬紫千紅
之後揚起歡呼
 
衆樹燦然睜開諸色眼睛
花夫人的漢子小白臉般遍處招搖
去國三季燕子在南方召集會議
門門貼春之顔于己之顔
 
於是多妻的並不灑脫的這個少年
從爸爸以及媽媽以及其他的一封紅包
 
冬夢的詩
後 窗
 
陽光
將一盆萬年青的影姿
斜斜掛著
房間的臺鐘
七點半
 
偶然探頭
 
那戴近視鏡的女孩
正好
遞來
一個
微笑
一聲
早安
給我

 

石羚的詩
從畫中走過
 
城市是心臟心臟是不停的
小村落的中午卻連浮雲都不飄
小村落是靜 靜是甚麽
 
這靜是摘不下來的畫
我打畫的右下方而人是掛不上壁去
犬的吠驚不動天的蔚藍
小母雞的咯咯嘴嗔的馬
 
 後記:西區一年,偶經之地,常疑入畫,
雖匆匆而過,然恬村景,令人難忘。

 

    一:
            荷野
           ( 1973/ 2  -  1975/ 4 )
 
   原全體成員共二十人,括弧內爲現時居住地:鄭華海(比利時)、心水(墨爾本)、
古弦、仙人掌(雪尼);劉開賢(柏斯);陳燿祖(台北);冬夢(香港);西牧、
夕夜(多倫多);藍斯(波士頓)、荷野(芝加哥)、徐卓英(休士頓);
泡沫(鳳凰城);異軍(拉斯維加斯);藍兮、黎啓鏗(加州);李志成、石羚、
秋夢、林松風(西貢)。
   1973211日創立於藍斯笛樓。風笛之名由異軍建議,並獲全體通過。
   共出版風笛詩展十次:
197343日成功日報展一,197368日成功日報展二,荷野主編。
1973713日人人日報展三,1973831日成功日報展四,藍斯主編。
197394日人人日報展五,19731018日人人日報展六,荷野主編。
19731210日人人日報展七,冬夢主編。
197448日人人日報展八,197518日光華日報展九,李志成主編。
1975319日光華日報展十《風笛情詩專號》,藍斯主編。 
周年特輯三次:1974319日成功日報特輯一/荷野主編。
1974211日人人日報特輯二/夕夜主編。
19753月成功日報風笛二周年特輯/秋夢主編。
   此外自19732月至19754月間又出版有:
風笛三人聯展(1974.7.3荷野主編)
風笛散文專號之一至之三(1973.11.1 & 1974.1.4荷野、1974.8.13李志成主編)
臺灣現代詩人書簡集(1973.8.31藍斯主編) 
風笛笛郎書簡( 1974.1.21 荷野主編)
另已編好於烽火中來不及出版的有:風笛評論專號(仙人掌、夕夜、秋夢)、
風笛長詩展(冬夢、秋夢、黎啟鏗)等。
 
附錄二:

笛 聲              秋夢

  給西牧及《風笛》詩社的笛郎們
 
不是西出陽關
無故人
楊柳依舊
青青
 
隔海
並非江南
海外仍存
知音
 
你每次打來
長途電話
都染著詩的
細菌
 
啊,一支
二十多年的睡笛
在西半球彼岸
經已吹醒
2001316越南
 

新大陸詩刊第63期編輯筆記

●感謝風笛支持本刊$100.00  (見是期第5)

●感謝詩人,也是本刊同仁榮惠倫的協助,本期《越南風笛詩社紀念輯》得以完成,顧名思義這是一輯紀念一九七五年前在越南南方默默創作的一群年輕華文詩人,那時他們都是二十出頭的青年人,對詩有無比的熱愛,這裏收集的容還有未盡善之處,但這正是本刊創刊 伊始即有意重組越華詩史的第一步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