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2012年「哀的美敦書」
■徘徊紐約街頭
■寄蓮
■千萬不要回頭
■母親節
■足球,綠茵外的瘋狂
■甜蜜的小情人
■夏天,詩的世界
■最後一頁剪報■哀雲鶴
■失去的一隻鞋■獻給亡妻
■有誰分享我默默的喜悅☆獲「蔡麗雙杯」三等獎有感
■秋日偶題
■夕陽情話
■神靈的使者●「蝸牛」一文寫後
■故鄉的春天
■夢中的列車
■春到石林
■茶具
■路邊拾零
■國花
■我,上鉤的魚
■暮年絮語
■您的愛,如山如海
■箴語偶悟
■人生啟示錄
■真實的童話(其一)
■和太虛的對話
■人生的渡口——獻給僑中老師
■詩序
■真實的童話(其三)
■題詩人曾心“小紅樓”
■泰國的魔圈
■多喝水?(新打油詩)
■美女鬥惡魔
■進香隨感
■央視連續劇《封神英雄榜》觀後感
■我也《登玉皇頂》▲答林小東詩友
■大叻的櫻花
■慰問綠茵
■園圃小詩〖一〗陽台種瓜〖二〗播種〖三〗蘭花〖四〗葫蘆瓜菜譜新詮
■遙寄黑色的土地
■春臺灣上的姑娘
■讀報的啟示
■世足盃隨感(打油詩)
■續〖井〗詩
■大叻“雨的盛會”
■商場夢
■補償——獻給妻
■蝸居偶題I.斜塔II.“柳毅傳書”後續III.錢說IV.劉項不讀書
■冬天的童话——獻給小東、玉雲
■挽留冬天
■山村的婚禮
■新編的童話
■春雨
■情人節讀小寒「緣來」
■奠凡子■凡子靈前
■將軍墓前
■金色的國度
■佛門的“肥貓”
■憑弔仰光英軍公墓
■鳥烏早市
■致果敢姑娘
■碰杯★賀嚴志章笛友『詩雲集』發佈會
■荒原的戀歌
■樓蘭旖夢
■七月,鬼節
■什麼是北方的秋風?
■夏夜夢斷——續《樓蘭旖夢》
■冬日,遙寄青島
■中藥之神★屠呦呦傳奇
■同一蒼穹下——致陳扶助詩友
■告別冬天
■第一次世界大戰是怎樣發生的?
■四十三年前的一聲春雷◆風笛43週年
■雪之夢●寫在飛向首爾之前
■病後隨感
■“五一”長假後的海灘
■部長吃魚記
■船之夢
■是島是礁?
■長衫飄逸●「旗袍」主題全球詩歌創作比賽優秀獎
■《十兄弟》演繹——老五自述
■請為我彈起冬不拉
■星月的幽會
■別了,猴年——笑話連篇
■我在詩的世界中徜徉
■極短愛情詩:情話●愛情的歸宿●賞菊●夕陽戀●向沙灘傾訴●颱風過後
■故鄉
■青島紀行:大澤山,葡萄熟了
■黑河,水有多黑?
■秉承柳青青道長詩意:口水陣?
■油菜花開
■情話
■泰國茶葉之鄉美斯樂
■假如我們也有一位明君
■悼念 余光中詩人
■又到紫荊花盛開時節◆第二屆“紫荊花杯”世界華文詩歌大賽徵文優秀獎
■足球打油詩
■歲暮四題 1和巨人的搏鬥 2告訴我,什麼是春天 3大叻,櫻花已開 4最後的情話
■劍橋的喪鐘為誰而鳴
■紅衫姑娘◆「鉑萊杯」獲獎作品
■心遊雲岩「陽明祠」
■截句廿首:夜行貓●卒中餘生●得獎隨感●紐約街頭●自由女神●不速之客●君子之交●葫蘆架下●夏日●夏的讚歌●街道即景●北方的冬天●秀昌墓旁●秋思●鄰女●晚鐘●盼望●哀菲律賓詩人雲鶴●秋水●遙寄風笛詩友
■高粱熟了
■冬天的戀歌
■熟悉的臉孔
■礦井裡的繁星◆獻給默默的煤礦姑娘
■媽媽的心語
■寄蓮◆【愛蓮說】:“出於污泥而不染”
■磨平了的新鞋◆續“失去的一隻鞋”
■夏的秘密
■夢縈紹興◆寫在第十屆東南亞詩人筆會前夕
■鍾至誠◆開會閒暇,我端詳自己的姓名牌,給自己拆字
■寓言新詮
■雙軌●依附●回饋●迷茫
■“放生”存疑

 

近體詩

 

■除夕隨筆
■賀浮萍(溫真生)文友榮任第一屆溫氏大宗祠理事長
■題浮萍詩友攝影作品「孤舟月影一漁叟」
■讀浮 萍「春酒病了我的詩」
■風笛三十九周年慶
■讀江國治君『我曾經這樣拼搏』第十集
■讀江國治君『我曾經這樣拼搏』第十一集
■讀江國治君『我曾經這樣拼搏』第十二集
■老江詩作被偷
■嶗山組詩
■秋遊齊魯
■讀江國治君『我曾經這樣拼搏』第九集
■答謝荷野君寄剪報
■尋夢
■答謝向華強笛友
■答謝梁柳英詞長
■端午節感懷
■賀劉子彬老中醫八秩大壽
■越南過端午節
■和劉子彬詞長「風笛公主返越喜賦」
■夜宿酆都
■七夕
■和向華強笛弟“悟”詩——鬼節觀人燒冥鏹有感
■過客自畫像——答黃寶芝方家
■過客自述●敬致黃寶芝笛友
■月夜泛舟憶詩聖●紀念杜甫(710-770)1300周年誕辰
■敬和邱秀玉笛姐賀詩
■紀念平型關大捷(1937/9/25)七十五周年
■中秋夢
■越南民俗中秋節
■悼葉伯農老中醫仙逝
■敬祝導師阮麟勇教授七十五大壽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
■致綠茵
■題照片打油詩
■遊吳哥窟有感——答黃泰誠笛友
■賀浮萍君長孫彌月之喜
■春日桃花
■風笛嵌名聯
■悼輓馬玉強,馬昭君,馬昭群,馬昭傑文友令慈 馬昭儀,馬志遠,馬昭英學友之令庶慈 馬府黃佩芬老太夫人仙遊
■自嘲
■歲暮致風笛
■五老會(正牌打油詩)——讀謝振煜“見燕華”有感
■和江國治詞長《癸巳新春開筆》
■年終領稿費繳稅有感
■清明日喜得蔡博士賜書
■題李汝雄校友照片
■國殤
■生辰感懷
■賀玉瓊小姐主理“長虹”旅行社
■賀故人、浮萍、江楓詩集面世
■讀向華強隨筆《愛意無限》有感
■讀沈洪至文友自傳“掙扎”三部曲有感
■敬輓 蔡老前輩千古
■和樸魯詞長“懲寇”
■巧娘——聊齋故事演繹
■悼念林冠香君
■遊芹耶贈浮萍君
■賀黃寶芝女士「善性循環」付梓
■懷母
■謁竇寺肉身舍利
■緬懷武元甲大將
■悼浮萍萱堂仙逝
■送幼女出閣
■詩人迎春早
■步“湄江吟社”新任社長浮萍詩家原玉
■再步浮萍詩家原玉
■和泰誠君
■戲和余問耕詩友
■賀湄江新社長就職典禮
■清明感懷
■憶學子春遊
■敬輓湄江吟社馮金星(金不換)詩翁岳父母仙遊
■隨『湄江吟社』訪朱應昌先生『藝昌藝苑』
■和江國治詞長「艇遊白千層生態樹林觀鳥飛」
■參觀巧橘(Xẻo Quýt)抗戰遺址有感
■賀慶東、秀玉笛友比翼雙飛
■戲答鄧超文詩翁
■戲贈鄧超文詩翁
■遊平波島
■重陽懷故里
■自嘲
■謝曾憲智詩友贈茶
■弔羅澤昌學長
■羊年春聯三則
■迎春
■春節逢「雨水」(雙語詩)
■春日憶凡子
■悼覺今老詩翁
■輓曾憲智君●《西江月》弔曾憲智摯友●哀曾憲智君
■詩人節有感
■賀七十生辰——步江國治詩翁原韻
■喜見《湄風雅吟》
■荒原的戀歌——致新加坡詩人旭陽
■敬賀沈洪至詩翁《紀念結婚四十週年》
■和黃泰誠詞長《收到填詞賽獎金感賦》
■賀李思達文友《山水恩情》詩集發行
■春思
■秉承朱董事長詩意賦成七絕
■一泓秋水
■台灣大選——百年老店的哀歌
■紅寶石婚慶——步江志遠梁柳英伉儷原韻
■贈劉為安君
■「風笛公關」梁柳英女士早餐聚會上即成
■應征春聯二副
■開春茶敘有感
■夜宿大叻泉林湖有感
■病中吟
■答沈洪至詩翁
■開《臉書》有感(打油詩)
■2016年春節遊韓國濟州島
■《浪花》詩演繹
■弔龐明老會長
■沙巴抒懷●登番西邦峰有感
■弔陳國華君
■詠國父的忠實信徒
■頭頓度假
■題廣州光孝寺開放卅週年楹聯
■值《南加詩刊》創刊號敬和樸魯詩翁
■北行偶感
■葫蘆架前
■如意茶樓初逢風笛詩社潘國鴻統籌
■憶金甌
■讀臉書有感自詠
■過永隆省憑吊“梁溪老農”潘清簡墓(中越雙語)
■弔張自忠將軍——看電視劇『東方戰場』有感
■哀悼梁柳英公關夫君江志遠
■赴黑河領獎受阻有感
■“白鷺的天堂”後記
■步王國華編委原韻賀令媛嘉鈺出閣
■風笛四十五周年慶
■“藝昌”東主朱應昌先生餽贈墨寶
■謁陳嘉庚故居
■百花爭艷——慶祝越南少數民族文學藝術聯合會成立25週年
■秋望——第一屆全國詩詞論壇版主詩詞大賽優異獎
■領獎打油詩
■特金會——慶祝朝鮮國慶七十週年
■氣如虹詩翁《七八生辰》
■詠美墨新“長城”
■竹筏渡溪——歲末贈鍾靈及團友
■遙寄渝州
■賀雀友八十有五大壽
■山城雜詠
■詠西亞病夫

 

 

詞稿

 

■《西江月》齊魯行
■《浣溪紗》值詩人節慶“天宮”“神九”對接成功
■《滿江紅》慶祝國慶六十二周年
■《憶江南》
■《江城子》水鄉遊詠椰子道人
■《滿江紅》遊吳哥窟——失落的文明
■《西江月》紀念甲午戰爭二甲子
■《水調歌頭》詠春
■《采桑子》遊元夜有感
■《滿江紅》賀「湄江吟社」新一屆執委任職
■《鷓鴣天》大叻的櫻花
■《人月圓》無 聊——和曾憲智詩家
■《眼兒媚》泛舟春台灣
■《滿江紅》秋日憶母
■《撼庭秋》秋 思——和曾憲智詞長
■《憶江南》守歲三首
■《清麗雙臻》——賀黃泰誠詞長榮獲“蔡麗雙杯”三等獎
■《沁園春》冬日的喪鐘
■《八聲甘州》病後餘生
■《清麗雙臻》“麗雙杯—草原情”獲優異獎感言●《清麗雙臻》呼倫貝爾草原情——“蔡麗雙杯•草原情”優異獎
■《滿江紅》城棶茪諰
■《八聲甘州》病後遐思
■《滿江紅》重陽節憑弔陶峙岳將軍
■《清平樂》呵孫
■《江城子》重遊金甌
■《卜算子》詠孫
■《八聲甘州》茶都頌
■《曼麗雙輝》餘生家國情
■《江城子》重遊金甌
■《相見歡》再敘寶芝君
■《定風波》廈門行
■《憶江南》祝壽
■《八聲甘州》遊安昌古鎮
■《南歌子》寮鄉小徑

 

隨筆

 

■海防食趣
■夢回「旭園」
■跨越膠州灣
■大澤山,葡萄熟了
■嶗山——海上神仙府
■茭白禾蟲上市時
■漫談海防廣東話
■逝去的背影▲▲▲為父親節而寫
■端午節隨感
■被時間遺忘的城市
■鬼節談鬼
■暢遊中國海岸最東端
■蝸牛——「四大美食」之首
■西王母軼事
■越南革命報刊日隨感
■蓬萊閣——獨特的神仙文化
■過敏性鼻炎延醫記
■師恩浩蕩紀念越南教師節(11/20)
■全越首富之鄉——卯莊傳奇
■椰子道人傳奇
■打油詩趣話
■美國「購物經」
■詩韻雜談
■朦朧秋色中的長山列島
■循著“情人”的足跡
■扶董天王飛升處
■亞聖千秋
■香水——女人海灣的殺手鐧
■三月清明
■死神的誘惑
■從全國書展談閱讀文化
■回歸大自然之旅
■悼念我的摯友林冠香
■謁孔廟
■望剎(Vàm Sát)奇觀
■悼念黃孝宗老師
■竇寺和“像葬”之謎
■登泰山而小天下
■釋廣德烈火燒不壞的心臟
■出國旅遊談旅遊文化
■我的導師
■教師之歌
■越南奇特的“長腿之鄉”
■湄南河畔的盛會
■泰國白衣天使編織友誼的詩篇
■裙裝的魅力
■馬年趣談
■詩魂歸來◆湄江吟社新春團拜側記
■曼谷三大寺廟
■鄧麗君和越南的因緣
■竹林禪院,不染俗塵
■到泰華詩人家中作客
■“金三角”今已非昔
■木雕藝術的殿堂◆“藝昌藝苑”訪問記
■叱咤風雲的“死亡王子”坤沙
■泰北旅遊勝地美斯樂村
■清萊“長頸族”記趣
■漫遊丹頂鶴之鄉
■毫不手軟的“大屠殺”
■富安行
■富安行之二◎富安省的灘塗和百年老教堂
■漫話老年
■富安行之四◎石碑山懷舊
■富安行之五◎五星級生態旅遊區
■金蘭市和貝殼寺
■中秋佳節話對聯
■戒煙記
■一代歌星,在此長眠
■旅遊飲食經●螃蟹食趣
■“仙浴”趣聞
■愛侶幸福的時刻終於到來
■千秋詩魂
■羊年談羊
■山村迎親記
■“惱人的喇叭聲”續記
■水鄉尋芳記
■大金塔下詩韻蕩漾
■門外漢談學越語
■悼念曾憲智君
■佛國之旅1仰光一日遊
■越南紡織業的一線曙光
■佛國之旅2緬甸鳥烏市集
■旅緬花絮
■佛國記趣
■蒲甘,佛塔之鄉
■佛塔傳奇
■烏本橋——世界最長的柚木橋
■緬甸玉石和手工藝品
■緬甸果敢族
■安息吧,吳岸詩仙
■夏至,邦美屬
■曼德勒——沉默的古都
■“貍香咖啡”揭密
■高原深處的新教堂
■邊陲古鎮先安
■時習小學——塵封往事
■越南東北的天涯海角
■諾獎得主屠呦呦故居
■鹹海乾涸——二十世紀的生態浩劫
■遊芹苴,訪平水古宅
■胡適妻子御夫有術
■胡適先生大洋彼岸的紅顏知己
■再談胡適的生死戀
■南怡島,冰消時節
■重慶聽雨記
■愛情從冬天開始
■大病初癒記
■棋國縱橫
■風雪首爾
■濟州島的怪坡
■濟州島——世外桃源
■我們在60年前曾經相約…
■秋蛩的警悟
■越南人為什麼多數姓阮?
■濟州島的民俗村
■淺談漢語拼音化
■海外華人的「中國夢」
■清明節過後
■東湧旖夢1丹頂鶴之鄉2耆老演說東湧鎮3夢縈故鄉4鳥場的信使
■秋風起兮,又到桂花蟬時節
■小麥的遐思
■坑廁三姑的傳說
■校園回憶◆別了,黃鶯;別了,我的童年
■遲暮心語◆「通訊——隨筆」徵文領獎記

 

小說

 

■月亮並不爽約
■婚照
■佳作得獎記